您所在的位置:袁庄网>财经>连通宝客户端-披露与包商银行等业务细节,贵州银行网贷存管易受攻击

连通宝客户端-披露与包商银行等业务细节,贵州银行网贷存管易受攻击

2020-01-02 16:58:18 · 作者:匿名

连通宝客户端-披露与包商银行等业务细节,贵州银行网贷存管易受攻击

连通宝客户端,新京报讯(记者 黄鑫宇)贵州银行12月赴港上市的传言或将成为现实。12月9日,贵州银行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上市。记者注意到,贵州银行已为包商银行同业存款计提减值损失近1.5亿元,亦有5亿元锦州银行的同业存款尚未到期。此外,罚单显示,截至2018年5月18日(行政处罚的通知时间)贵州银行被监管方处罚320万元,其p2p资金存管系统也曾遭受过攻击。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贵州银行资产总额为3896.22亿元。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贵州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0.68亿元、86.25亿元、87.70亿元、50.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61亿元、22.55亿元、28.77亿元、17.90亿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31%、10.31%及12.51%。

贵州银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不足11%,或不满足监管层要求。贵州银行也在招股书中表示,银保监会可能会提高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或更改计算监管资本或资本充足率的方法,因此贵州银行可能须遵守新的资本充足率规定。

招股书的“风险因素”中,贵州银行提及“本行日后可能难以满足资本充足率及其他监管要求”。倘于未来任何时间,贵州银行未能满足该等资本充足率要求,银保监会可对贵州银行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限制贵州银行的贷款及投资活动”、“拒绝批准贵州银行开展新业务的申请”或“限制贵州银行宣派或派付股息的能力”等。贵州银行称,该等措施均可能对贵州银行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有重大不利影响。

官网显示,贵州银行是以遵义、安顺、六盘水三家城市商业银行为基础合并重组设立的省级地方法人金融机构,2012年10月11日正式挂牌成立,总部设在贵州省贵阳市。招股书显示其主要股东信息,第一大股东为贵州省财政厅,第二大股东为贵州茅台集团,分别持股15.49%、14.13%。

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通过位于贵阳的总行、8家分行及207家支行经营业务。贵州银行绝大部分的客户贷款及垫款、绝大部分的吸收存款均源自贵州省。

包商银行同业存款计提减值损失近1.5亿

在招股书中,贵州银行披露了与包商银行的业务。贵州银行于2014年9月开始与包商银行的业务关系。截至最后可行日期,贵州银行于包商银行的同业存款为1.513亿元。

5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公告,称鉴于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为保护存款人和其他客户合法权益,自2019年5月24日起对包商银行实行接管,接管期限一年。

根据贵州银行、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包商银行接管组于6月5日订立的协议,贵州银行称,存放于包商银行的同业存款本金中的90.7%由存款保险基金进行保障,同时贵州银行保留对应收包商银行的剩余款项进行申索的债权。

鉴于关于包商银行存款信用风险提高的预期以及上述合约安排,贵州银行表示,将包商银行同业存款计提减值损失1.478亿元,反映于财报中截至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损益及其他综合收益表中。

贵州银行认为:该减值损失乃基于本行管理层对于未来信用损失可能性的评估,已考虑有关包商银行信用状况的现有市场资料、本行与主管监管机构的初步讨论以及与包商银行及监管机构订立的合约安排等因素。此外,倘包商银行违约,本行无须就非保本资产管理产品的持有人遭受的任何损失做出赔偿。

此外,招股书亦披露对贵州银行与锦州银行的业务。贵州银行的披露称,有于2020年1月到期、存放于一家城市商业银行(其h股曾于2019年4月暂停交易并于2019年9月2日恢复交易)的同业存款5亿元。

而锦州银行(0416.hk)正是于4月1日与9月2日分别发布了停牌、复牌公告。在4月1日的公告中,锦州银行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该集团2018年度的年度业绩将会迟延刊发。5月31日,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向锦州银行辞任该行核数师。一时间,市场对锦州银行的信用状况有所担忧。

“可疑类”2018年贷款占比上升,向小微企业及个人经营者发放贷款面临风险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2月31日以及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1%、1.60%、1.36%、1.09%。其中,贵州银行小微企业及个人经营者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76%、2.62%、1.52%及0.79%。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贵州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12.86%、192.77%、243.72%及323.27%,拨贷比分别为4.07%、3.09%、3.31%及3.52%。

截至2018年12月31日,虽然贵州银行逾期贷款占贷款总额比例仅为0.7%,但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占不良贷款的比例达到51.4%。截至今年6月30日,这两组比例分别下降了0.1个百分点和14.8个百分点。

同时,记者在贵州银行贷款“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类”的五级分类中看到,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在已披露的数据中,除“正常类”外,只有“可疑类”贷款呈现上升趋势,2018年占比达到2.2%。

此外,贵州银行面临着向小微企业及个人经营者发放贷款所带来的风险。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2月31日以及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的“小微企业及个人经营者贷款”呈现上升趋势,分别占贵州银行贷款总额的35.6%、37.1%、47.0%及48.8%。

贵州银行承认,与规模较大的企业相比,小微企业及个人经营者更容易受宏观经济波动的影响。此外,贵州银行可能无法取得评估有关小微企业及个人经营者信用风险所需的全部信息。

行政处罚320万元,p2p资金存管系统易受攻击

招股书披露,2015年11月17日至2018年5月18日(行政处罚的通知时间)期间,有关监管机关共对贵州银行处以320万元的行政罚款。

从违规事项来看,包括“票据贴现服务不当”、“发放贷款的交易背景审查不充分、未进行充分贷前尽职调查”等内容。

在招股书罗列的监管方“已发现本行于业务经营上存在一些缺陷”中,记者看到,“p2p存管系统易受到网络攻击”等内容,贵州银行解释称,“反映了本行的业务流程控制及协调系统的缺陷”。此外,贵州银行的征信系统也有待完善,包括完善客户数据收集与管理工作。

新京报记者 黄鑫宇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立军